想要走向哪里

2020年注定是个不太平的年份,夏天快要过完,冠状病毒完全没有一点要结束的意思,虽然想说是外焦内困,确实际有些如鱼得水。

没有疑问的是专权政府在面对这样的传染病威胁处理会更高效一些,对那些相信自由的人来说,最好坦率面对这一点,毕竟自由这类东西,也不可能在所有方面所有时间占到优势,在这时候一边批驳专权者的作为,然后自己又不得不采取类似的限制自由的行动,还是有些尴尬的。

然而在这个环境下,好像BIG brother is Waching you突然变成的完全正当的事情,村里的出租房开始改成了和公安局联网刷脸才能进门,看电影还要实名身份证登记好几次,甚至有些地方还需要拍照留案,这些以前觉得不合理的事情,现在都毫无阻力推动出来,“恐惧”这东西还是挺管用的,外面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已经让鼓吹国际化没有丝毫颜面,内部还得防着病毒肆虐,那些要求隐私权的一时也抬不起头来。最近半年的犯罪率应该是大为下降了,除了家庭暴力可能会有些上升,但是这样真的会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么?

最近还有两个事超过了我的理解,有些在意。

一个事上海漫展有个小姐姐Cos时候趴着时候被拍到安全裤,特意在那个位置拍照的人发在社交平台上批判小姐姐不知廉耻,然后几天微博下来都在附和。那位小姐姐也并没有公众场合裸露器官,怎么拍裙底的当起了道德警察?这个风波过了很多天才略有正常一些,然而大部分人的态度还是,被拍到裙底是原罪,抹黑了二次元界,还可能惹的某位长老一巴掌把二次元拍死。忙于撇清关系,忝望着位高权重者不要收回允许自己活动的恩赐,还是挺可悲的。

另一个事有位小菇凉牵邻居的狗没拉住,跑远了拐角撞到了老人,小菇凉没有当场看到,但是接近现场后跑掉了,并没有当场施救。很简单的事情,都在摄像头下,小菇凉跑掉作为结束是应该批评,然而其他松开邻居家的狗(并不是烈犬)不是罪大恶极的事情,狗没拉住跑出去撞到人也并不是应该被吊起来打,不说最后惊慌跑掉,都只是意外下的悲剧。

然而第二天后续报道出来这个小菇凉才12岁,也就小学六年级的标准,自己觉得即使跑掉也只是儿童惊慌失措,后果很严重但也是意外发生,网络上并不然,一边是不要放过小菇凉,一边批评青少年保护法(这种人就当是弱智),一边再是养狗的家庭倒了血霉遇到这小菇凉。种种这些,让自己有点理解不过来,就因为狗挣脱了绳子,恨不得把这12岁小菇凉送到监狱的程度?

或许是这个社会已经是揪出一个错就应该判死刑的印象了,就算是现在通过一个法律剥夺刑事嫌疑人的辩护权,让死刑犯强制捐献所有器官,大概都不会有什么反对的声音,原因在哪里?大概是觉得法律已经不足以惩罚犯罪者,有犯罪的原因是严刑峻法不够。

宣扬着单纯依赖法律就有人钻法律的空子,逃脱法律制裁,唯一可靠的只有社会主义铁拳,或许,这就是教化的力量了。

不知道,这个社会会走向哪里。

Category: Daily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