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代的苏联政治笑话

经常看到的一个苏联政治笑话,终于在疫情时代变得更合适了(本来想说后疫情时代,但是经过这三年,并没有看到走向‘后’疫情时代的样子,大概疫情时代这才算是刚刚开始)

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一间牢房里关了三个人,彼此间谈起坐牢的原因。

第一个人说:“我因为反对党委书记彼得罗夫。”

第二个人说:“我因为支持彼得罗夫。”

第三个人说:“我就是彼得罗夫。”

起因是前几天会刚开的时候,一天一堆业务在微信朋友圈里面拍马屁,当时只是觉得这些人真是兼顾爱国爱党爱领导

然而正好开会闭幕时候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上面这个朋友圈就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了

不过还是想不到,改革开放四十多年过去,又要重新出发,另一个苏联笑话可能过一阵子就也会更合时宜一些了

来了一个格鲁吉亚代表团。

他们被斯大林接见,谈话,然后离开,斯大林开始找他的烟斗,找不到。他叫贝利亚。

“追代表团,找找谁拿了我的烟斗。”他说。

贝利亚赶忙去追代表团。五分钟后,斯大林在一堆纸下找到了他的烟斗。

他叫贝利亚:“瞧,我找到我的烟斗了。”

“太晚了,”贝利亚说,”代表团中的半数已经承认他们拿了你的烟斗,另外一半在审讯中死掉了。

 

Category: Personal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