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 四月, 2019 «

996前途在哪里

最近996的话题口水很多,一方面是成功人士各种”现身说法”,来解释这个制度的合理性,一方面对收入不满的吃瓜群众唾骂资本家。

其实如果不是大家习惯于从屁股出发讨论问题,这个话题还是有很多的讨论余地的。

马云这样”资本家”,以及像日常关注的熊律师这样的人的看法,其实很一致:最底层的工作者(当然也包括底层码农)替代性很强,没有也不会有话语权,能100%完成工作过于普通,而996以上的工作是他们脱离这个阶层积累资本到上层建筑的唯一机会,所以能够得到一份996的工作,反而是他们的”福气”。而且熊律师的观点倾向于,被供需关系调节的社会关系是最自然合理的,在现在资方说话的社会前提下,劳方好好表现让资方满意才是社会法则,否则一拍两散先饿死的是劳方,在改变不了这个供需关系的前提下,唯一的出路是改变自己。

这个世界确实在按正常的路在走,按照二八理论,或者也可以说20%的人拥有80%的智慧,资方已经不习惯于给那些完成100%工作的人100%的酬劳,更经济的分配是给完成100%工作的人更少的酬劳,而将剩下的酬劳分配给那些超额完成工作的,甚至于有很多公司已经倾向于像出售彩票一般,如果你只付出普通的工作,会得到一般以下的酬劳,而公司将在工作得特别出色的人之中,选择一部分得到一般以上的酬劳。差异化的激励制度一方面来说,也确实是有效的。

从供需关系来说,劳资双方的关系大概永远走不到平等的那一天,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拥有更高智力权力的人,始终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但是,这难道不本来就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过程?从奴隶社会到封建主到现代社会,社会结构都是朝着更平等的方向,社会的进化并不完全是达尔文的法则,弱肉强食并不是社会一致的选择,历史中那些名人并不往往是因为掌握了权力被人崇拜,还有一部分人是改变了这个社会,让它不那么功利,不那么弱肉强食。

不过,就一个得到了996的工作,也没有得到996的报酬的底层蝼蚁来说,至少,这些完全都不是自己有能力去改变的内容。

只是希望那些平平庸庸,却认真工作的人们,也能得到正常的报酬,也能正常的养育自己的家庭。这才是社会进步的意义罢。

Category: Dai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