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前途在哪里

最近996的话题口水很多,一方面是成功人士各种”现身说法”,来解释这个制度的合理性,一方面对收入不满的吃瓜群众唾骂资本家。

其实如果不是大家习惯于从屁股出发讨论问题,这个话题还是有讨论余地。

马云这样的”资本家”,以及像日常关注的熊律师这样的人的看法,其实很一致:最底层的工作者(当然也包括底层码农)替代性很强,没有也不会有话语权,而996以上的工作是他们脱离这个阶层积累资本到上层建筑的唯一机会,所以能够得到一份996的工作,反而是他们的”福气”。而且熊律师的观点倾向于,被供需关系调节的社会关系是最自然合理的,在正常的社会环境,劳方好好表现让资方满意才是社会法则,让雇佣方满意是被雇佣方存在的价值,在改变不了这个供需关系的前提下,唯一的出路是改变自己。

在这个正常的世界,资方已经不习惯于给那些完成100%工作的人100%的酬劳,更经济的分配大概是给完成100%工作的人更少的酬劳,而将剩下的酬劳分配给那些超额完成工作的,甚至于有很多公司已经倾向于像出售彩票一般,付出普通的工作,只会得到一般以下的酬劳,而公司将在超额工作的人之中,选择一部分得到一般以上的酬劳。差异化的激励制度一方面来说,也确实是有效的。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更高智力权力的人,始终在金字塔的顶端。但是,这难道不本来就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过程?从奴隶社会到现代社会,社会结构都是朝着更平等的方向,社会的进化并不完全是达尔文的法则。从另一方面来说,虽然减少那些统治欲不那高的人的报酬是个很难影响到社会安定的选择,但历史证明这种方式从来不是高效的选择。

不过,就一个得到了996的工作,也没有得到996的报酬的底层蝼蚁来说,至少,这些完全都不是自己有能力去改变的内容。

只是希望那些认真工作的人们,也能得到正常的报酬,也能正常的养育自己的家庭。这才是社会进步的意义罢了。

Category: Daily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