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歌案略记

最近江歌案在各个自媒体评论很多,简单地说是在日本的A女和男友B不和,B上门找A时杀死了A的舍友C,三人都为中国籍,而事后C的家属在国内为B求死刑,同时与A及A的家属有冲突.

但是整个的事情细节其实很清楚,C家属的要求其实不可能,媒体并没有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但为什么大家热衷于炒作这个问题?不是很理解,暂就写下来待后来批评自己.

  1. B的行为并很难是预谋杀人,大概率作冲动杀人,即使不是在日本这种死刑率极低的国家,也难作死刑判决.
  2. 即使只是个人从日剧或是新闻中得出,日本不容易签署死刑,即使是之前判决死刑的犯人,也不乏二三十年等待执行.这件外国籍人士的案件,从哪里说都没有特殊对待的需要.
  3. C的单亲家庭身份和案件毫无关联,不能加重B的责任.哪个被害人家属不值得同情?
  4. 日本国对这个案件有属地管辖权,中国虽然不会放弃属人管辖,毕竟鞭长莫及,想要引渡回国的即使不知道引渡协议这回事.也应该知道以在中国可以处更严格的刑罚这条理由,是没有办法作引渡的,倒是方便作为避难理由.
  5. 想要加上A的刑事责任很难,A作为在潜在受害者,对C的死亡很难摊上法律责任,除非作为共犯?A及其家属的言论就是小市民,热衷于批判这里并不会给案件带来多少影响.
  6. 媒体和评论热衷于此,可能和熊老师所说,最后会和判决落差过大,给受害人家属不适宜的期望,媒体热度到时候下来了,家属的心情可不会.
  7. 国内炒作这个问题可能和章嘉颖案,危秋洁案一样,告诉国民国外很乱,虽然危秋洁案有些用力过度.
Category: 个人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One Response
  1. 雪落无垠 says:

    结果出来了,20年,算是个正常的结果.
    起初觉得求死刑要求过高,期望过多,但现在这个结果,未尝不就是当初的希望.
    想要100%的结果,需要一百二十分的期望加上一百二十分的努力.
    大概,告一段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